男子有偿替人抢火车票被判刑 多方声音主张抢票无罪
01-06 07:36:16 来源:@中国之声

网络配图

@中国之声消息,春运火车票已进入销售高峰时段,不少热门路线依旧是一票难求。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面上运营的抢票软件近60家,虽然它们的使用规则五花八门,但本质基本相同——谁的加价高,抢到票的概率就越大。虽然12306多次声明只有官方渠道最靠谱,12306已经开通了“官方抢票”的候补功能,但回家心切的人们还是会尝试用各种抢票方式。

前不久,江西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倒卖车票案件,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金福通过抢票软件、替实际购票者抢票,构成了刑法中的倒卖车票罪。那么同样是有偿抢票,为何网络平台可以,个人就不行呢?

男子注册935个12306账号加价帮人抢票被判刑,多名律师主张抢票无罪

2019年9月13日,江西男子刘金福被控倒买倒卖火车票案一审开庭审理,南昌铁路运输检察院指控,2017年7月,刘金福在网上购买抢票软件和12306网站实名注册账号935个,用于在12306网站上进行抢票操作。抢票成功后,其根据所抢购火车票的车次、乘车时段及运行到达车站等不同情况,向购票人分别收取50元到200元不等的佣金。从2018年4月至2019年2月,刘金福先后倒卖火车票3749张,票面数额120多万元,获利31万多元。

庭审中刘金福对自己抢票和收取服务费的情况供认不讳,同时表示在此之前他并不清楚自己从事的是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我也不知道网络代抢票是不是属于违法犯罪。我就希望法院依法判决?!?/p>

庭审中,公诉人与辩护人最大的争议就在于,刘金福的行为究竟是倒卖还是代购?江西赣中律师事务所律师曾庆鸿在法庭上,曾为刘金福做无罪辩护:“我的观点就是在实名制下的代买火车票、收取劳务费这种行为是一种民事代理。与我们刑法规定的倒卖是有本质的区别?!?/p>

检方认为,刘金福抢到票以后,12306网站会自动生成火车票的电子订单,再交给实际购票人之前,刘金福实际控制了这一电子凭证的所有权。同时,刘金福通过购买专业抢票软件,多账号登录,不间断进行抢票行为,侵害了国家对火车票的管理秩序,具有社会危害性,破坏他人的公平购票权,增加了12306网站负担。

南昌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判决刘金福犯倒卖车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24万元,没收犯罪所得31万元和作案工具——手机和电脑。刘金福对判决不服,提起上诉。

2019年11月30日,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二审公开审理此案,刘金福的上诉律师,辽宁京桥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进华告诉记者,刘金福是依据客户需求使用客户的身份信息进行的购票行为,由于实名制限制,全程没有占据也无法占据客户的车票,不构成倒买倒卖:“他不囤积任何的车票,也没有倒手的过程,如果有客户需要车票,他再用客户的身份信息去帮他抢票,抢到票以后付出一定的佣金。我们认为他这种行为没有危害性,不具有倒卖车票的特征,是因为它是实名制,比如说我张进华,我的身份信息买的车票,你不管是哪个环节,我只能是本人去乘车?!?/p>

专家对代抢车票是否犯罪有多种看法,抢票软件是否合法也值得商榷

关于刘金福使用抢票软件是如何运作的?一位了解此类购票软件的网络工程师透露,软件突破了12306的限制,使得买票速度更快,更高级的抢票软件还会使用多IP自动刷票等方式购买,比人工打开网站、输入验证码、登录账户、查询日期、选车次、添加乘车人最后提交付款快很多。

中国政法大学阮齐林教授认为,在实名制售票的前提下,只要不是暴利危害社会扰乱秩序,传统的倒买倒卖情况很难发生:“因为倒买倒卖都是买下来以后再卖。实名制就已经限制了这种倒卖,必须是事先接受委托,拿着人家身份证号去买才能买得到,而且买了以后这个人才能上火车上才有用。实际上是代购行为。这个过程中间可能会收一点手续费或者是劳务费、辛苦费。那么只要不是特别暴利的,那么都还是可以接受。确实它既然能解决一些人们的需求,又不是很暴利,也不是有特别危害社会、扰乱秩序这样的情况。

但是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颜三忠教授认为,火车票是一种公共福利,不完全是市场化的商品。要保证公民有公平购票的机会,刘金福的这种行为会导致他人购票机会被剥夺:“我认为对倒卖的理解不能完全按字面含义,买入再卖出不是倒卖的唯一的方式,关键是在出售行为。从刑法的角度来讲,没有明确规定一定要买入,在卖出才构成犯罪?!?/p>

如果刘金福的行为构成犯罪,那么各大抢票平台的付费抢票服务,是否也构成犯罪?颜三忠教授表示,刘金福购买了12306网站实名注册账号,这与互联网企业利用技术优势抢票有本质区别,但并不意味着网站的行为就一定合法,虽然抢票软件也会对公平购票机会造成影响,但这种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目前也没有办法来判断。但从目前不能说因为没有追究,刘金福的行为就不构成犯罪。

个人替他人利用抢票软件抢火车票的行为究竟该怎么认定?案件终审会如何判决?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对购票者来说,无论通过个人还是平台抢票,都有“中间商”赚差价。那么,为何个人常遭司法对待,平台却几乎没作犯罪处理呢?据媒体报道,刘金?;故得俦诵掏?、飞猪网、高铁管家等抢票软件,公安机关回复是查无实据。对此有专家认为,法律上应当对个人以及第三方购票平台的行为,有明确统一的认定标准。

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12306技术部主任单杏花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抢票软件的使用会降低其他手动查询用户的速度,进而导致系统延迟,为了保障用户权益,他们已经屏蔽了多个抢票软件的渠道。

 原标题:男子有偿替人抢火车票被判刑一年半,多方声音主张抢票无罪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