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捐献“巨款”老人:我捐助武汉不算什么,汶川地震我也被帮过
02-12 16:00:35 来源:北京青年报

北京青年报消息,家住四川成都双流区彭镇的68岁村民李学明最近有点儿“烦恼”,因为在1月30日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区捐了一万多块钱,李学明老人?;嵊醇父錾厦藕退蛱杩钫馐露牧诰?,为了躲避追问,李大爷甚至锁住了自家的大门,天天从后门悄悄出入。

在全国各地,一些老年人为新冠肺炎疫区捐出“巨款”的事情陆续发生,1月28日,浙江杭州退休环卫工戚宝兴捐出10万元,2月9日,江苏常州一名退休老工人捐出50万,2月10日,在重庆路边摆摊的87岁老人倪素英捐出20万……

看到这样的消息,有些人表示敬佩老人家的做法,但是也有人怀疑,老人可能是上了年纪,犯了糊涂,希望相关部门不要接受老人的捐款,而对一些接受捐款的机构来说,老人们的这笔钱在舆论压力中似乎也成了“烫手山芋”。

而捐款的老人,有自己的话想说。

对话捐款老人:

武汉在哪儿我不知道 但记得汶川地震时我被帮过

北青报:您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平时收入大概有多少?

李学明:我今年已经68岁了,一直就生活在成都双流这边儿的农村,也没读过几年书,从小就是务农,后来到生产队。再后来不种地了,我开过小饭馆,养过猪,最多的时候养了七八十头猪,到了60岁就不养了,去做我们当地的环卫工,做了5年,到了65岁人家就不让做了,说是超龄了,我就安安心心在家生活了。每个月有养老金600多,还有土地流转租金、独生子女父母奖励,除了以前攒下的一些积蓄,现在一个月怎么也还有千把块钱的收入。

1581426040859741_s.jpg

北青报:您现在生活怎样,是否困难?

李学明:现在我住的房子虽然不豪华,但是足够住,也宽敞。每天的生活就是种种菜,打打牌,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孩子在广州工作,也用不着我们操心,也不和我要钱,生活挺简单的。

我这个人不抽烟不喝酒不耍钱,我看人家打麻将耍钱的,有时候手气好了赢几百,但是总有手气不好输的时候啊,那一天下来输几十几百的,没什么意思,有那个钱还不如买点吃的穿的,耍钱耍没了太可惜了,没必要。晚上闲下来,我就看看电视,耳朵不太好,所以电视的声音调到很大,关于这次疫情的消息,我就是从电视上看来的。

 北青报:以前去过武汉吗?有亲朋在武汉吗?

李学明:我儿子在外地工作,晚上的时候我就看电视,白天和村里的老头一起打那种不耍钱的麻将,通过电视还有和这些村民打牌,慢慢开始知道武汉那边儿有好多人生病了,还很严重。我几乎没出过门,根本就不知道武汉在我们这儿的东西南北,也没去过,更不认识武汉那边儿的人。

但是我知道在汶川地震的时候,很多人都帮过我们四川人,地震的时候我的房子被震塌了,重新修房子也有别人的帮助,所以这次人家别的地方出现疫情了,我们也要帮助人家。

 捐款一万多元  收到工作人员送的一包口罩

北青报:您是什么时候去捐款的?收到什么收据了么?

李学明:去捐款的时候我做了挺大的心理斗争,就怕别人把我认出来,所以我戴了口罩戴了帽子,遮得挺严的,当时去了镇政府把钱一扔我就走了,我不会在意什么收据,我捐款本身就不想让别人知道,就怕被别人说我是“爱表现”或者“抖机灵”,但我真的是没想那么多。现在很多人问我捐款的事儿,我都说忘记了。

不过回家之后我发现身份证丢了,第二天又回去办身份证,结果没想到被人家认出来了,他们给我拍了身份证需要的照片,还答应尽快帮我办身份证,最后送给了我一包口罩,说是作为感谢。

 北青报:为什么想着要捐款?捐10071元是有什么寓意吗?

李学明:别的地方的人有苦难,那就要去帮助啊,这没什么说的,我现在没有什么花费,用不到钱,但是你看电视里那些生病的人,如果不帮助他们,他们挺不过来,那不难受吗?捐10071没有什么寓意,就是我把能拿出来的钱都收集到一起了,当时掏钱比较快,我不想让别人拦下我问这问那,所以也没在意具体捐了多少,后来也是别人说才知道是10071元。

我生活不富裕 但不糊涂

北青报:有人说老人家生活不容易,不希望您拿出这么多钱,怕影响您生活,您怎么看?

李学明:国家拿钱救助那是国家的钱,我的钱是我自己愿意捐出来的,我看很多人都捐了几十万几百万的,我和他们比又算得了什么呢,有多少力就出多少力,我觉得自己该出这份,就出了,没有什么可想的。当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我的房子也被震塌了,那时候不也是各地的人给我们四川捐款吗?我现在住着房子,每天有吃有穿,已经很满足了。

1581425785255899_s.jpg

北青报:如果捐款被退回来怎么办?

李学明:我对现在的生活很知足,生活也简单,所以我说留着太多钱也没用,我也不会花,但是看到电视上那些正在受煎熬的疫区的人,我就是不忍心,就想出份力。捐这笔钱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负担,我也不为了出名,如果捐款被退,我会特别难受,我也不允许退钱给我,这些天我看电视,疫情还在持续,我还想着能不能再去捐一点呢。

捐出去的钱那是我的力量,我生活是不富裕,但是我就是过惯了这样简单的生活,习惯了这样的方式,我又不糊涂,自己有判断。

 北青报:捐完这次款您自己现在还有积蓄么?这次捐款以后会不会想要得到相关部门的特别关照?

李学明:我平时生活比较简单,吃饭穿衣都花不了什么钱,孩子在广州工作也会经常给我买些东西回来,日子挺让人满足的。

我这个人无论以前吃多少苦,都不会向别人低头,更不会给别人添麻烦,我给疫区捐款就是想要帮助他们,绝不是为了要什么回报,我日子过不下去了,哪怕我去路边收集废品卖钱,我也会自己养活自己,我就是这种性格。

专家:应给捐款老人更好的保障

在全国各地,前前后后已经有许多关于老年人给新冠肺炎疫区捐款的事情发生,也引发了一些人的争议。不少网友觉得,从报道中看,老人们的生活非常拮据,却一下子捐出这么多的钱,有关部门不应该收,该把钱退给老人,让他们拿去改善生活。也有人认为,老人有权利决定自己的钱花在什么地方,不能替老人去做这样的决定,而是应该尊重这些捐款老人的做法。

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文军认为,那些存在质疑的网友,他们的想法并不难理解,看到老人平日生活省吃俭用,却一下子为新冠肺炎疫区捐出几万甚至几十万的钱,大家是心疼和担心老人,不过文军认为,如果从老人的成长环境角度本身去考虑问题,那么或许就不难理解老人捐出“巨款”的行为了。

“这些捐款的老人已经生活了几十年,无论是从个人的人生,还是从社会的发展,都经历了很多变迁或者动荡,有过那种深刻的人生体验,对社会也有自己的感悟,所以他们会有更强的社会责任感,他们知道那种稳定的社会环境有多么不容易,所以当社会遇到了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问题时,他们是会想着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的?!蔽木?,“这种体验可能是年轻人不太容易理解的,但是换到老人的角度去看,也就不难理解了,所以如果老人思维清晰,应该尊重老人的这种捐款意愿?!?/p>

文军教授表示,另一方面,网友的于心不忍也可以理解,所以社会福利体制应该对这些捐款的老人有一定的照顾,这也是对老人的一种回馈?!叭绻苁站杩?,实际上是不尊重捐赠人的意愿,我们也有专门的法律法规,鼓励捐赠人的慈善行为。但同时,又会以其他方式进行弥补,比如老人生活的社区、单位应该给这些老人更多的关心,例如在老人发生疾病时为他们开通‘绿色通道’,让老人能够感到国家的温暖,从制度角度去鼓励这种爱心?!?/p>

李学明老人所在的双流区彭镇金沙社区4组负责人说,李学明老人平时生活比较简单,喜欢帮助别人,所以人缘在当地很好,知道老人这次给疫区捐款后,社区今后会更关注老人的生活。而彭县政府的工作人员也表示,收到捐款后,他们会按照老人的意愿,把钱转交给新冠肺炎疫区当地的慈善机构,过程肯定都是公开透明的,也会给老人一个证书一样的回执,而彭县当地,今后也会经常关照老人的生活。

原标题:对话捐献“巨款”老人:我捐助武汉不算什么,汶川地震我也被帮过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