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坐着江渝号轮船出门
03-04 14:42:56 来源:川江之子陶灵

夕阳西下,伏在船舷的栏杆上和暗恋的女同学一起吹江风,那真是人生中最美好而浪漫的时刻。

曾经,川江边的细娃儿喜欢做的一件事,坐在江边的岩石或沙滩上,看来来往往各种各样的轮船,百看不厌;夏天时在江里洗澡,每每遇到客轮驶过,一点儿不害羞,光着屁股向轮船上的旅客挥手,梦想有一天,也坐着轮船出门远行……

那些年,我们坐着江渝号轮船出门

峡江边的孩子们和我少年时一样,站在岸边向船上旅客打招呼1985年。

我第一次乘坐川江轮船是1980年的夏天,马上要读高中了,跟父亲的同事马叔叔,从家乡小县城云阳到万县,去验光配近视眼镜。马叔叔没买到舱位票,在四等舱找熟人挤了一晚上。我没地方睡觉,第一次坐船很兴奋,也睡不着,和一起上船的同街小伙伴在船尾耍了一整夜。

那时候客轮全部叫“东方红”加编号,1984年7月1日之后,都改称“江渝”或“江汉”,再加编号,分属于长江轮船总公司重庆与武汉分公司。

川江上主要是江渝号轮船,由中小型客轮组成,一至二位数编号的是中型客轮,三位数编号的为小型客轮,每天上上下下往返于重庆至宜昌、武汉之间,按时??垦赝靖鞒钦虻母劭?,像涪陵、万县这样的中心城市,还定时停泊重庆至上海超长线的江渝号轮船。当年,下川东地区沿江的涪陵、长寿、万县、云阳、奉节等十多个县市,陆上交通不是十分便捷,江渝号轮船作为主要的外出交通工具,市民出门都要乘坐。随着川江航运业的快速发展,地方轮船公司的川陵、川东、东方号等客轮,加入川江中短途航线营运,更方便了居民的出行。

那些年,我们坐着江渝号轮船出门

江渝5号轮

当年我从家乡云阳县城去市里和省上,是坐上水船,都是晚上搭乘江渝号轮船,第二天早晨到万县。??康街形缫郧霸倏?,过忠县、丰都、涪陵、长寿,日夜兼程,第三天上午到达重庆港,然后换乘火车去省城。出川坐下水船,夜宿万县的江渝号轮船一大早到云阳,乘船顺江而下,经奉节、巫山和湖北巴东、秭归,傍晚时拢宜昌港,再坐火车去北京、武汉、广州等城市。

坐船出门经常要候船,那里面包含着无穷的乐趣和情感。我坐上水船的时候多,是晚上候船,喜欢买最晚的班次,逆流的上水船又通常晚点,每次候船都是到深夜。这样我可以消消停停吃了晚饭,平时耍得好的朋友来送行,一同到码头。天热的时候坐在江边歇凉,一边等候轮船,一边摆些有关青春的龙门阵;冬天,水枯的川江退出一大片沙滩,码头梯子两边搭起很多做小生意的竹席棚子。我们切几两卤菜,喝几杯老白干,一边烤火,一边候船。

那些年,我们坐着江渝号轮船出门

上世纪90年代云阳港,码头石梯两边搭起很多做生意的竹席棚子,方便候船旅客吃饭和休息。涂战勋 摄

后来有了女朋友,她陪我在江边候船。我俩坐在码头的石梯上,她总是把头靠在我肩上,默默地坐着。女友在外面上过大学,分到机关当干部,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公务员,而我只是一个工人。三十多年前大学生与工人之间的地位悬殊,是不被社会认可的,她父母坚决不同意我俩往来。也许女友感觉出我身上的一种潜能,愿和我在一起。平时我俩没地方见面,小县城里那时没有公园,连街上的绿化带也没有,几乎人人都互相认识,怕遇见熟人,告诉了她父母。江边夜晚候船,是我俩难得的机会和地方。

每次看见下游很远的地方出现一个亮点之后,那是轮船的探照灯,这时进港航程和??旷淮?、下客上客的时间加起来,起码还有一个小时。我把女友送上码头上面的大街,比较安全了,让她自己回家。说实话,当年我多么不想看到那个亮点。送走女友,往回赶的时候,客轮正拉响两声进港长笛,即将??旷淮?,我正好赶上。

江渝号轮船一般只设二至四等卧铺舱和散席舱,普通公差人员可报销三等及以下的卧铺票,如果坐散席舱,单位按四等卧铺票价补助差额。船票上没有铺位号,旅客上船后凭船票换铺位牌,对号找到自己的舱室铺位。有些一同出门的人为了节约,只买一张卧铺舱票,两人挤一个铺位。散席舱没铺位,自由找地方坐,但可以按旅途长短,花两三角钱,租一床麦秆席,随便铺在那里就能睡觉,旅客多的时候,特别是春运期间,甲板上、通道里都挤满了席地或坐或卧的人,连过路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那些年,我们坐着江渝号轮船出门

轮船上的服务员在舱室给旅客倒开水。

在换铺位牌时,船上服务员会把在同一个港口下船的旅客,安排在一个舱室,这样方便管理。外出求学那会儿开学返校,同舱室全是在一个港口上船下船的学生,热闹得很,吃饭的时候,大家叽叽喳喳的在餐厅围成一圈。夕阳西下,伏在船舷的栏杆上和暗恋的女同学一起吹江风,那真是人生中最美好而浪漫的时刻。

江渝号轮船上的服务项目多,小卖部有烟酒、糕点零食和土特产,可以花上一二元钱去录像厅看录像、去游戏厅耍游戏。餐厅都设在二楼尾部,晚上临时改作舞厅,女士免费,男士花五角钱购票入场。船上有淋浴室,可洗热水澡,当年下川东地区沿江县市普遍没有使用天然气,冬天乘船趁机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是一件很享受的美事。

那些年,我们坐着江渝号轮船出门

上世纪80年代川江轮船上的阅览室。

江渝号轮船??柯胪肥?,趸船上总有商贩叫卖当地的土特产:涪陵榨菜、忠州豆腐乳、云阳桃片糕、奉节脐橙、巫山雪枣……有一次我在巫山港趸船买了一袋橘子,结果船开了,那个卖桔子的大娘用竹竿勾着小竹篓,一个劲儿递给我,递了好远,我还是没能接到。这多年过去了,这位大娘可还安好?只有永远留下记忆在脑海了。

那些年,我们坐着江渝号轮船出门

江轮??柯胪?,趸船上小卖部的服务员正在向旅客出售商品。

坐长途江渝号轮船,吃过早饭后到船上阅览室看报刊,午饭后睡个午觉,下午拿着画板去船尾写生,画速写,晚上躺在上铺看小说,一个标准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文艺青年范儿”。那是多么悠闲的旅程??!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迅猛发展的陆上快速客运方便、快捷、价廉,完全取代了缓慢、平稳、悠闲的川江轮船客运,江渝号轮船全部退出长江客运,改为旅游船,一部分破旧不堪的老江渝号轮被拆解,或卖作江边的水上酒店、餐厅船等。那些地方轮船公司大多破产清算,生存下来的也转向经营旅游船和大力发展货轮运输。

承载我青少年时代许多梦想的江渝号轮船,在川江上再也寻不到踪影了,只留下了这些记忆在心里。

原标题:那些年,我们坐着江渝号轮船出门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