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珍档丨香港秘密大营救 被困的部分文化人士到了重庆
04-10 10:07:10 来源:红岩联线微信公众号

皖南事变之后,大批文化界人士为躲避国民党迫害转移到香港,香港一时人才济济,成为向国内外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一个重要阵地。但是随着日军突袭珍珠港,香港的繁华景象被打破,营救在港文化界人士迫在眉睫。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美国海军基地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12月8日,日本把战火烧到了香港。在海、陆、空军配合下,突袭了新界和九龙半岛。日军的罪恶行径,严重地威胁着香港人民尤其是在港爱国文化人士和民主人士的安全。在这万分紧急时刻,在香港的中国共产党和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同敌人展开了针锋相对的争夺战。中共南方工作委员会根据日趋紧张的战争形势,电令把困在香港的重要文化人士和民主人士营救出来,转移到安全地带。早在日军进攻九龙之时,廖承志就根据南方局的指示,派乔冠华、叶以群到九龙,把找到的文化人都送到香港,把他们隐蔽起来。这样一场大规模的秘密营救行动就拉开了序幕。

日军在香港设置岗哨,搜捕抗日民众和知名人士

安排好香港文化界朋友们的隐蔽后,最关键是与东江纵队取得联系,打通营救通道。1941年12月9日,廖承志、乔冠华、连贯三人在地下交通的掩护下,同东江纵队政委尹林平取得联系,商议研究由东江游击队在九龙接应和护送从香港营救出来的文化人。当时,粤汉铁路线不通,文化人士从惠州向大后方转移,只有先走水路到老隆,再乘汽车到韶关,然后从韶关乘火车经衡阳到桂林、重庆。而老隆、韶关两个中转站,地处“国统区”,已在东江游击队活动范围之外,因此要组织好地下党做好接应护送工作。

廖承志在沿途部署了营救的接送任务,联络好了各方面关系之后,香港地下工作者就紧张地活动起来了。廖承志把这一重要而又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刘少文和潘柱。刘少文是南方局派驻香港搞情报工作的负责人,身份一直没有公开;潘柱当时是八路军驻港办事处机要部门的工作人员,从小在香港长大,熟悉香港的道路。他首先需要找到困在香港地文化人士。但是,自从日军攻占香港以后,许多知名的文化人士都分散隐藏起来,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经过一番周折,潘柱和八路军驻港办事处机要人员张淑芬,终于找到了张友渔和徐伯昕,并在他们的帮助下,首先找到了柳亚子和他的女儿柳无垢。接着又在罗便臣道找到了何香凝。不久,邹韬奋、茅盾、戈宝权、叶以群、胡绳、廖沫沙、千家驹、夏衍、丁聪等,也一个串一个地找到了。

在此期间,潘柱与八路军办事处的刘少石及香港地下党的黄施民等人接上了关系,从而营救工作能更快地进行。为了确保安全,潘柱已与在九龙负责接应的东江游击队员取得联系,和他们一起选择九龙红磡几处僻静地方作为爱国文化人士和民主人士的登陆点,并检查了九龙几个秘密接待站的准备工作。1月9日下午5时,第一批被营救的文化人士开始行动。在洛克道的临时集中点,潘柱请茅盾、叶以群、戈宝权等人装扮成“难民”的样子,然后由交通员带领他们到铜锣湾避风塘上船。熟悉香港地形的交通员李锦荣带领这些文化人士混在难民中,绕大街、穿小巷,尽量避开日军的岗哨和检查站的检查?;苹枋焙?,到达铜锣湾的糖街。交通员带着他们,借着暮色的掩护,穿过一个已剪开的铁丝网,上小艇对上暗号,小艇即把他们送到一个停泊在避风塘中间的一条大船上,这是我们的“海上交通站”。邹韬奋、胡绳、廖沫沙、丁伶等人也从其他集中点被交通员带到这里。第二天凌晨,在堤岸上的日军哨兵放松警惕时,按着事先编排好的顺序,由三个交通员分别带着悄悄爬进有竹席棚的三只小艇,趁着巡逻日军换岗的机会,三只小艇飞快冲向海峡,划向对岸。第一批营救文化人士的行动成功了!以后,受困香港的大多数文化人士就这样被中共地下组织一批又一批地救出虎口。

香港地下党组织重点抢救的对象还有国民党元老何香凝女士和柳亚子先生。他们年老体弱,不能从陆路脱险,必须走水路用船护送。因为敌人当时要没收一切机器,只好拆下将之沉入海底,机帆船变成布帆船,靠风力行驶。本来两天可到达东江,因无风可乘,风帆发挥不了作用,竟在海面上漂泊了好几天。当时船上的淡水和食物都吃光了,大家心急如焚。幸好正巧东江纵队的巡逻船驶过,他们听说船上有何香凝,立即报告了上级,并当即表示敬意,送来了烧鸡、鸡蛋和奶粉,何香凝写了如下一首诗:

水尽粮空渡海丰,敢将勇气抗时穷。

时穷见节吾侪责,即死还留后世风。

随着形势的发展和护送交通的不断完善,汇集在宝安游击区的文化人士,先后于二月底分五批离开,分赴桂林、上海、重庆等地。只有邹韬奋、戈宝权、胡绳、黎澍等人,由于身份易暴露或正遭国民党通缉等原因,在游击区逗留时间最长。国民党第七战区司令官余汉谋,暗中调来部队进驻,企图伺机进入游击区,搜捕爱国文化人士。但是,却棋慢一着,邹韬奋、胡绳等人已被护送到后方去了。

这场秘密大营救,历时近200天,行程万里,遍及十余省市,共营救出爱国民主人士、文化界人士及家属800余人。此外,还营救出一批国民党军政官员及其家属,以及被驱入日军集中营的英国官兵和英、印、荷、比等国侨民。这场闻名中外的大营救取得完全成功,是中国共产党人创造的历史奇观。曾被茅盾称之为“抗战以来最伟大的抢救工作”。对巩固和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及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产生了深远影响。

原标题:香港秘密大营救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