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票代理商咋度过寒冬? 航司、平台、票代纷纷采取措施共担退票压力
02-25 13:14:17 来源:上游新闻·重庆商报

新冠疫情突发后,民航局从1月23日起先后4次发布有关客票退改通知。根据最新数据,国内外航司共办理免费退票超2000万张,涉及票面总金额逾200亿元。对国内无数机票代理来说,现金流压力扑面而来,此时携程宣布“同袍计划”,十大措施向平台上机酒、旅游度假等合作伙伴,投入10亿元合作伙伴支持基金和100亿元额度小微贷款。之后,同程艺龙、蚂蚁金服等也开始提供各类金融产品、费用减免等措施,协助代理商度过寒冬。

一家机票代理行业第三方担保公司人士介绍,“当下代理商普遍面对的是比以往大10倍、甚至更多的现金压力,他们都在想如何撑过这个‘冬天’”。

9.jpg

与结算周期“赛跑”的退款

现金流的重要性,几乎所有做企业的人都明白。

没有现金流,企业无法继续进行采购、生产,一切经营都会陷入停滞。

但让深圳大型机票代理商老杜没想到的是,公司数百万现金流瞬间“蒸发”?!拔?996年进入这个行业,经历过非典、地震等各种灾害,也经历过提直降代等政策冲击,但?;腥绱饲苛业?,这次是头一回?!?/p>

?;睦丛?,正是因疫情爆发的机票退改需求。这个量到底有多大?民航局的统计口径是2000万张?!按右咔橥环?、民航局发文后,我们员工至今一天没休息,实在因为量太大。这20天,我们100人团队平均每天接到退订单6000多张,高峰时更多?!?nbsp;一家位于西部地区的机票代理商张总告诉记者,“民航局发文,但各家航司制定方案需要时间,每家航司的方案还会有细节差异,都需要一一对应,难上加难”。

但是,对大部分机票代理商来说,“压力最大的还是现金流”。

有人奇怪,民航局发文,明确要求乘客在一定时间段内购买的机票自愿退票的,各航空公司及客票销售代理机构应免费办理退票,不收取任何费用。票款由航司退,作为中介的代理商,有何损失?

10.jpg

这就涉及到机票日常的结算流程了。前述第三方担保公司人士介绍,一般当旅客发起退票需求后,退款会按照航空公司—代理商—平台—旅客的顺序流转?!霸?,如恶劣天气或航司原因造成航班取消时,旅客都能获得全额退款。如果符合国际航协BSP(开账与结算计划)标准,航司受理后结算一般需要7—14个工作日,一些在BSP之外的廉价航司时间会更长。这时,为了保证用户体验,平台、供应商会先垫付用户,再等航司退款?!?/p>

“以往退票垫付的比例不到10%,当平台发出需求后,我们用自有资金还能解决,但当数十倍需求来袭,钱都垫进去还不够?!贝蠖锌?,“这时候就像‘生死时速’,钱垫出去,航司若能及时回款就能维持,若几个月不回款,再没人帮忙,随时可能倒闭”。

压力需要时间化解,更需要反思

新冠疫情对民航的冲击直接而猛烈。近日,某航司或将被接管的消息甚嚣尘上,消息是否属实尚待官宣,但民航的压力已有目共睹。

“民航局统计出的200亿退票金额,其实需要票代、航司和平台一起面对?!痹诶隙趴蠢?,现金压力会先在票代,接着是航司与平台。票代垫款、航司退款后,平台核算符合要求但未补足的部分,补贴给用户?!罢庵窒纸鹆餮沽Φ幕航庑枰奔?。只要航司全力运转,问题迎刃而解。但在眼下困难时期,需要有人‘撑一把’,大家才能熬过去?!?/p>

12.jpg

行业管理部门已率先出手“减负”。民航局新闻发言人熊杰近期表示,除免征航空公司应缴的民航发展基金外,民航局还将争取对民航企业疫情防控的财政补贴政策,同时出台进一步降低民航企业成本负担措施,并支持航企根据需要进行联合重组、优化运力。

行业内的帮扶与金融支持也在扩容。2月5日,携程宣布“同袍计划”,十大措施向平台上机酒、旅游度假等合作伙伴,投入10亿元合作伙伴支持基金和100亿元额度小微贷款。之后,同程艺龙、蚂蚁金服等也开始提供各类金融产品、费用减免等措施。

除了帮扶与自救,行业内也开始反思。大东说:“目前情况最严重的票代,都是激进型业务过多。我们已经在研究,今后如何在高回报高风险和低风险业务之间找到平衡。毕竟,活下去才最重要?!?/p>

疫情后的市场值得期待?;贝硇幸的芄晃颜咛峁└鲂曰?,前景依然被看好。至少在一段时期内,他们的服务仍是任何一家航司都无法做到的。因此,行业人士建议,管理部门应尽快出台有关疫情期紧急政策的执行细则,方便消费者理解,为航司、票代、平台减负。

还有更多配套政策、举措可以快速推进。例如,加速推广普及机票电子行程单,可迅速降低企业成本,大幅缩短消费者退票时间?!胺堑涫逼谥泻叫旁獬贝肽昱渲梅?,此次也可参照执行?!泵窈阶医ㄒ?,“此外,航司收入端的境内客运收入,适用增值税销项税率为9%,若能纳入免征增值税范围,也能助力行业发展”。

面对此次疫情,财政部、国税总局曾发文,宣布受疫情影响较大行业企业2020年度发生的亏损,最长结转年限由5年延长至8年,包括交通运输、餐饮、住宿、旅游(旅行社及相关服务、游览景区管理两类)四大类,但并不包括机票代理。有观点认为,从实际出发,后续制订执行细则时,也可将票代行业纳入其中。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郑三波 

图片来源网络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