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互动丨头条大赛(第6季)丨静夜随想 - 梁奕
02-26 10:30:00 来源:重庆晚报 梁奕

静夜随想

梁奕

从年三十开始,我便与我熟悉的城市隔离开了,唯一真实的连接就是我家这十几平方米的阳台。

我家属嘉陵江边的半江景房,从高楼的夹缝间望出去,近处是灯光单色,低调老沉的黄花园大桥,在它身后是比它高大靓丽的千厮门大桥。光影妙曼,万人瞩目的洪崖洞和外形挺阔的江北大剧院分列南北两端(尽管我必须在阳台上不断变换观察角度,才能看清它的大半个身体)。阳台正对面是造型别致大气的来福士,在它的半腰间有一弯月形灯饰,楼顶有瀑布样的光影泻下来,极具特色,极具低调的奢华。

然而,今晚我凭栏望出去,我的城市好像进入了深度的睡眠,是服下安眠药后强制性的深睡:所有的灯光都失了神,肿胀成一片茫然;车声人声一下子撤得很远,人像被关在了好多层隔音玻璃内,眼看着外面的世界被集体静音。平时总嫌闹市太吵闹,外加光污染,今日里突然还给你曾经梦寐以求的一切,却是如此地寒彻心扉,忧从中来。

timg (2).jpg

应该是第二十八个这样的夜晚了吧!从我意识到疫情忽降到武汉和全国各地的消息铺天压过来,我曾一度张皇无措。那以后,随着全国支援湖北武汉行动一天天付诸实施,随着一批批白衣天使舍生忘死,奔向疫区,全力施救,随着全国各地和各界人士捐资捐物,鼎力相助。湖北没有成为孤岛,武汉交通封控却丝毫没有阻断人间的亲情。我想当一个人在暗夜里失足掉进深坑,起初你会极度恐慌,大叫,但当看到很多人把手伸给你,甚至有人冒死跳下深坑来救你,你就已经不怕了,因为这份来自同胞血亲的互助在生死关头是如此的让人踏实和慰藉。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和湖北武汉市民一样渐渐地平静,每天都被身边的事感动着。纵观历史,横看世界,我泱泱中华生生不息的家国情怀让十四亿炎黄子孙灾难面前生死不弃!

在这闭关的二十几天里,我着实体验了一把“宅生活”。这一个月里,除了三天一次隔着大楼的铁门取回超市快递送过来的生活必需品外,从未越“雷池”半步。我的生活被悬在了十三层的半空中,有点儿超然出世的意味。人们之间因为没有了走动,没有了群聚行为,也就失去了攀比的参照物,生活回归了最初的简单模样。一日三餐,粗也好,细也好,吃饱就好;蜗居室内,陋也好,精也好,无事便好!这场疫情把我们每个人从繁杂的事务中剥离了出来,让每个人近乎奢侈地拥有了大把的时间反观自己的内心,反观疫情背后那些超自然和自然的背景,也让每个人开始习惯成为独立自主的个体,不需要吆三喝四成群扎堆地哄抢存在感。我倒觉得,等疫情过后,人们走出房间,回望这段特殊的日子,不是被夺走了什么,反而是守住了什么;不是失去了什么,反而是找回了什么。所以当春天的阳光和花开始放纵,人们又握手言欢的时候,我们有必要保持应有的警醒和内敛,一个能“当众孤独”的人一定是一个具有忧患意识和内省力的人。如果疫情以后一些国人能改变一下个性,那也不失为“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件事儿。

u=724429057,4283000960&fm=15&gp=0.jpg

今夜,我又站立在阳台,现在是午夜12点,城市又因为即将面临的失眠神经质起来,一点儿轻微的响动似乎都会触碰上脆弱的感官。我与城市一起侧耳倾听,搜索着那些愿意或不愿意接受的声音。此时,楼下准点响起似有似无的大提琴声:沉稳优雅如智者的诉说。它以它特有的姿势脱颖于城市之上,飘逸而笃定,又如一匹质地厚实又柔软的绸缎轻挽在楼宇街道间,让伤痛的城市高贵了起来······我静静地等着,等着楼上每天夜里浇花人的动静。果然,不大一会儿,先是我家雨棚抽筋样的一阵颤抖,随后才听见水柱一波一波砸下来,顷刻间便成瓢泼之势。以前总觉得这声音太闹心,曾多次到物管处慷慨投诉,今天听来却让人格外振奋,像鼓点,催人起身。我知道,浇花人有个心愿——一定要让花开得最好,迎接这个不寻常的春天。

接下来,我仍是静对夜晚的静,我在赴一个没有约定的约定。渐渐地那声音真的来了!很快,一辆单人摩托驶入楼下的主干道。真的还是他!火红的羽绒服、蓝色的车身、蓝色的头盔,在夜的薄雾里很有画面感。摩托像一匹马,长啸而去。我知道不止我一个人与骑手在了无一人的道路上释放了一种情绪——那是一种勇往直前的精神,是向厄运公开对吼的脾气,还有对黎明的热烈追寻。

就在这辆摩托冲上不远处一个斜坡时,猛然发现车尾有一团红色的火苗闪动,定睛一看,是一面小小的红旗!没错,是我们的五星红旗!刹那间,我的眼眶一热,竟久久不能自抑。

(作者系重庆市作协会员)

版面欣赏

image.png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