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互动丨头条大赛(第6季)丨四月,槐花如雪 - 黄海子
04-27 10:30:00 来源:重庆晚报 黄海子

四月,槐花如雪

黄海子

我之于槐花,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绪??醋潘脑绿炖锘被ㄔ谏揭凹涑纱乜?,就莫名的亲切,就要寻着花香,看着白里夹杂着翠色的槐林,移步过去,在槐花开满的树下,静静地站一会儿。

站在槐花下,我并没有多少心思,只像是遇到了老友,或者亲人,彼此问了声好,又独自离去。

小时候,我乡下的住房背靠着山峦,屋后一小溜的平地上长满竹子,再往后延,是石谷子的山坡,石谷子的山坡上浮着一层浅土,浅土上,旺盛地生长着丛丛的槐树。

一到四月,满坡的槐树就开满了白色的槐花,从远处望去,就像是雪下满了山坡。再走远一些看,又像是一大块白云飘在半山坡,如果有风,飘飘逸逸的。

槐花开的时候,我们就像林间的鸟儿,一天到晚在林子里叽叽喳喳地喧闹、追逐,摘食槐花。我们有时从槐花林出来去远处,我们身上沾满了槐花的香味,闻到花香的孩子,又央求和我们跑回槐花林来,和他们一起在槐花林里嬉戏。

槐花开了,大人们也会来采摘些槐花。

他们把槐花采摘后,混上五谷杂粮磨成的粉或浆液,做槐花糕,槐花饼尝鲜。此时,如果家里刚好来了客人,也会来采摘些槐花,将槐花切细,混上鸡蛋一起炒,我母亲做给我吃过,那个滋味,直至今天,想着都会流口水。

四月一过,槐树的花就谢完了。它的叶子,就羽状地疯长,从树根一米以上,你挨我我挤你的?;笔鞯囊蹲邮呛芎玫乃橇?,我们去摘来喂猪喂牛,喂不完的,就晒干后打成粉储存起来,等到了冬天,青饲料缺乏的时候,混在一些杂食里饲养猪牛等牲畜。

timg (2).jpg

在我没见到高大的槐树以前,我一直以为槐树就是我屋后的模样,只比我身边的大人们略高些而已。等我见到了高大的槐树,我才明白,我们那里丛状的槐林,是因为我们自身的原因造成的。因为每年一到冬天,槐树叶子落尽,我们会来到山坡,将满身有刺的,比大拇指粗一点的槐树砍了做柴火,年年复年年,以至于槐树来不及长高长大。

我见到高大的槐树是上高中了。

我就读的高中学校离我家几十华里。在学校的操场边,一溜碗口粗的槐树挺拔着,我惊异于他们的高大,它们和我屋后的槐林一样,在四月开满了白色的花,或许是高大的原因,风吹过,树上的槐花簌簌地飘落,像雪花撒向大地。我们常在槐花飘落的时候,伸手接住槐花,幻想它就是南方不易见着的雪花,看它飘落在手心里,在温暖的阳光里“化掉”,然后在我们手上留下馨香。

后来入了社会,山南海北地走。

有一年,去一个地方出差,听见当地有人在唱民谣:“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鸹窝?!蔽姨?,总觉得歌声里溢满了乡愁。后来细细考证,才知道了山西洪洞大槐树,是我们这些人的根,我们是那棵“槐树”散落出来的子孙。

我们这群子孙,有了适合我们的地方,就会高大挺拔,就会成簇成丛;就会在人间的四月,开出如雪的花来,用馥郁的香气,给世间添出无穷的意味。

我更是越来越清晰我为什么对槐花有莫名的情绪了——我就是曾经的一?;被ǔ删偷闹肿?,落进了土地。

又是四月,槐花如雪,香气馥郁。

(作者系重庆市作协会员)

版面欣赏

image.png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