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夜雨丨那曲晨曲 - 刘廷兵
04-17 10:30:00 来源:重庆晚报 刘廷兵

timg (3).jpg

那曲晨曲

刘廷兵

无论生活有多糟糕,我都尽力保持生命的自在,时常有超越情怀的冲动,这是我喜欢远方的根本原因。生命的辽阔总是催促我去实现生命的愿景,到西藏去,去看那里的众生百态,去感受雪域高原的风情风貌,自然是我的追求之一。2018年6月初的一天下午,我终于乘上火车,从格尔木向西藏进发了。

从格尔木到西藏那曲,沿途有一些高山草甸,草甸上有起伏的山包,远处是正在融化的雪山。大地和天空的辽阔渺茫着内心的自我,却把我的眼睛变得明亮和宽广,自觉地不断穷尽着远处已不可感的细微和白云深处静静涌动的幻化。沿途不时有湖泊散落路旁,许多凹处点缀着水凼。6月的地面,本就不多的草儿有的已经青幽,更多的还是枯黄。

这是进藏的第一站。远远望去,横亘着的山系几乎寸草不生,太阳裸照下,仿佛前行的世界被整块整块正在风化着的巨石左右着。近处的旷野,以荒凉为主,偶尔的青草,反衬着生机的美好。几乎到了窗外的景色散漫无踪时,我的眼睛才离开窗外。当我有意闭上眼睛时,就沉沉睡在硬卧的上铺了。梦中脑袋略微有点不舒服,直觉告诉我火车在爬唐古拉山山口了。据说身体不适的人,会心态变化和情绪波动,最好的办法是让昏睡去减轻被五味杂陈折磨着的身躯。

翻过唐古拉山山口,就应该属西藏的那曲地区了?;鸪狄宦繁枷蚰乔?,凌晨5点天就亮了,我坐在供暖器边的座位上,用眼睛选择性地感知着无际的荒原,把那些同想象格格不入的物事屏蔽在满心渴求的眼睛后面。天空很青,但有一点朦胧,让你感觉天高地厚,任何在这大地上的人,没有逃跑的念头,只有跟着走的自觉。

太阳还未升起时,天空一片蔚蓝。东面的山坡泛着白光,对面的山梁闪着一些金光,我奔驰在这两种光芒照不到的广阔阴暗里。日出很特别,红光少黄光多,不一会变成一片五彩缤纷的颜色,太阳就挂上天空了。

金光、绿茫、阴影,在平地、缓坡、凹地上交替涂抹着,行进中大地更加苍茫,自己越来越渺小,令人有种无力感,只好抱紧希望。这希望是一种特别的亲近,只要你想接近,还没触摸到前方的什么,你就没有了绝望,奇妙极了。更奇妙的是,白云悠悠带给你的,不是千年流浪的感觉,因为你渺小得没有本钱流浪,而是坚固着你的想法的,是走下去就有希望,希望背后仿佛还隐藏着美好,一如昨日下午车厢里冷气的清凉。

雨水是那般奇妙,能任由小河一夜成冰,也能只让小河岸边及一些水凼有冰块。

开阔高远的天空,使人新鲜旷达,无数的白云,把胸中的情思都飘浮去了。它能把心灵里悲剧性的伤口愈合,却对心灵的空虚没有作用??上а赝靖裆;ㄎ纯?,否则路过格?;ㄗ蠲赖恼庖淮?,心灵就不寂寞了。

timg (2).jpg

7点左右,到达错那?;で?。错那湖的湖水湛蓝中有清清的羊脂感,仿佛湖里藏着许多梦想似的。再远处的湖面看上去蓝得发乌,似爱情的死去活来,把被阳光幸运照着的湖面感动得不时闪着蓝色波光。此时的水比天更蓝,连山坡流淌而下的水也似爱情般多情到深蓝。湖边及坡上时而可见牦?;ざ砍圆莸那榫?,让我顿生对母爱的崇敬。

不时望见草地上的河流汇入错那湖,也看见一些大型水鸟在河口附近的湖面跳跃,但几乎没有翱翔,也许是在进食,也许是氧气不足。车窗密闭,听不见鸟声,只有火车前进的轻快声荡漾在那曲蠢蠢欲动的六月。

那曲的太阳照在草甸上是有色彩的,黄草泛金波,绿草显桔红。每当白云飘过时,草甸上的阴影就似一种特别纯粹的岁月幽幽着,却只适合一个人生活一样。当我走下火车,站在站台的那一刻,轻柔得几乎看不见的凉雾袭来,站台上海拔4513米的石碑,便成了我西藏之行的第一份关心,其中的一个含义是此地早晨8点的地表温度为0℃??醋畔∠±某丝?,望着不远处略低的那曲城区,我生平第一次感觉到清晨有一种令人生畏的安静。

我赶紧乘着公交车进城了。路边,个别勇敢者,把车开到空旷无边的山坡上,漫无目的地慢步着,似乎只有如此才能感应到那曲这片天地的奥妙。土、风、山、雪、云、光的相互映衬,透视出一种对生命充满敬畏和感伤的悲壮,完美地诠释着孤独而不寂寞那一丝别样的美感。我若是那些幸运者,那漫无目的感应,定会多了在高天流云下解剖自己的心跳。这无边无垠的荒原,在城区的周遭,把无力感推到了更辽远处,却也带给内心一束想往即是苍茫后的曙光。

那曲市区海拔近4400米。公交车??空镜忝豢醇甘九?。到了第一个觉得应该了解的街边,我就走下公共汽车,背上20公斤的包裹前行了。几乎没有喧哗的光和热,让怎个城区更加宁

静,宁静中有未知的恐惧,有对好奇的遐想。已习惯一人独行的我,此时有股淡淡的别扭,但脚步仍然坚定。是该补充能量了,我寻找起餐馆来。

早餐有羊肉汤、牛肉包子,与内地有点区别的花卷和馒头等。进餐者多是走南闯北的生意人和建设者,善于与陌生人交流。我问了许多感兴趣和疑惑的事,也听到他们讲了一些有缘才能听到的故事。

我在那曲的游荡,像青藏高原的月色,把虫鸣鸟语都带走了,也遗忘掉暧昧了。我想,那曲的驻足者,无论来自北方或南方,抑或异国他乡,心愿有一点是一样的:长着翅膀,有待翱翔。

那曲,有了这个早晨,我已足够了。

(作者系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

版面欣赏

image.png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