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夜雨丨山城,山城 - 邹安音
04-27 10:30:00 来源:重庆晚报 邹安音

timg (3).jpg

山城,山城

邹安音

1

我是巴山的儿子,第一声啼哭便是那江水的呐喊。

春雷轰隆。巴山夜雨。大地抖颤。那时,我的肌体还连接着母亲的心房,黑暗给了我渴求光明的眼睛。我听见了先民们开山凿石的铿锵声,我看见了栈道在我的肌肤上开裂,我感受到了钻心的疼,我却没有哭泣。我还看见了巴人赤裸的肩背、佝偻的身影,泪水滴进了我的心房,便咸湿了这方土地。历史的足音渐行渐远,马蹄声,刀剑声,枪炮声,花开声,乐音······由远及近,由里而外,伴随着我成长。于是,每一棵树,都冠盖如云;每一丛草,都绿色成茵;每一朵花,都惊艳无比;每一个孩子,都可爱美丽。

2

我成长的誓言,在巴山背二哥的歌谣里,在三峡纤夫的号子声中,在山道弯弯的哭嫁女路上,在林丛中老人故去的地方,在砍柴背篼孩子的襁褓······江水拍打着我的身体,裹挟着卵石的沧桑、土地的沉默、大山的厚重;也翻卷出鱼儿的欢笑、森木的气息、溪流的奔涌······

一条清澈的江源自秦岭,我想象着它流过米仓山的古栈道,流过武皇故里的昭化古街和红军渡,流过阆中的古城和锦屏山,流过周子古镇的相如长歌和濂溪祠,流过合川的钓鱼城,流过洪崖洞、流进朝天门······它叫嘉陵江。

timg (5).jpg

一条龙脉叫长江。它自世界屋脊,一路披荆斩棘,一路栉风沐雨,过险滩、跃峡谷······万里迢迢,昼夜兼程,奔袭而来。带来雪山的圣洁、雄浑,带来峡谷险滩的气势和魄力,也带来山川草木的俊秀和朗逸。

我踏歌而舞。山是一座城,城是一座山。

3

黄葛树是我的根。那遒劲的枝,粗壮的干,婆娑的叶,编织成了一幅画,装帧在山城的某一个路口,或者某一面窗下;它庞大的根系中,包裹着一个个故事,储蓄着一点点温情,写意着山城人的豪爽和热情?;聘鹗飨碌墓适?,流传了一代又一代。炮火不曾摧毁它的根,硝烟不曾殒没它的叶!

4

小巷子是我的血脉。它饮江水,吸朝露;它跨石桥,过涵洞;它接高楼,连地沟。它一如黄葛树发达的根系,就那样缠缠绵绵,弯弯曲曲,层层叠叠。由最初的原点,从东向西,从南到北,延伸、跨越,与世界相衔。它大清早醒来,醒在大妈的菜篮,醒在姑娘的高跟鞋;它深夜沉沉睡去,梦在鹅岭不眠的灯火,梦在恣意飘香的山城火锅,梦在长长的重庆小面······青绿的苔藓,便是它的汁液吗?想要喷吐心中的幽香和花蕊!

u=129165865,3552018772&fm=26&gp=0.jpg

5

高楼是我的肌体。它以山作骨,把树作趣,在小巷子中凌空而舞。当解放碑的晨钟声敲响时,当金色的朝霞涂抹开来,当江水拍岸的涛声传递上来,它笑了。它傲视环宇,你永远不知道,在每一栋高楼里,究竟有多少人在工作;在每一面窗子后,究竟有多少双眼睛在打量城市;而一栋栋高楼间,正发生着多少故事和传奇。

6

歌乐山是我的灵魂。

山上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火热的。那是历史的血液在沸腾、在烧灼。

山上的每一块石头都是滚烫的。那是历史的火焰在燃烧、在飞扬。

山上的每一个浮雕人物都是鲜活的,燃烧的历史赋予他们永恒的生命力。

白公馆的每一个石阶,就是一首山城恋歌的音符。渣滓洞的每一棵小草,就是一曲红色之歌的音调。

从大禹治水的千古传说中走来,从红岩英烈的不朽精神中走来,从山城巨变的历史风云中走来,歌乐山,亦歌亦舞,承载千年。

歌乐山,一座山的高度,一座城市的温度,一个民族的精神内核。

timg (6).jpg

7

磁器口是我的眼睛。我的远方是历史,我的前方是现在。

历史的尘埃不曾遮掩那一扇窗花,有多少动人的故事,在古镇的街口讲述;有多少百姓的生活,在古镇的四合院演绎。一簸箕、一扫帚、一斗篷、一蓑衣······巴山儿女,代代承袭。

古镇静默着,江水在奔腾。江绕着城,城围着江。就像根相牵着叶,叶眷恋着根。

8

我是巴山的儿女。

我是巴山蜀水的守望者。

我有黄葛树博大的胸怀,有小巷子绵长的情爱,有高楼的雄壮和伟岸,有歌乐山永不磨灭的情怀。

一根竹棒,一肩挑着风雨,一肩担着忠义。

一盆火锅,一边熬煮着昨天,一边品尝着未来。

一个洞口,一端衔接着历史,一端通向了世界。

一座山城,是我流淌的血脉,是我跳动的灵魂,是我律动的脉搏。

(作者系四川省作协会员)

image.png

版面欣赏

image.png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