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112.82亿 乐视网退市几成定局 昔日创业板“一哥”如何陨落?
02-27 18:43:42 来源:上游新闻·重庆商报

u=2565117976,2298852122&fm=26&gp=0.jpg

2月27日,已经停牌大半年时间的乐视网,发布了2019年业绩快报,其2019年净利润亏损高达112.82亿元,同比下滑175.46%。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5月,乐视网因2018年年报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被裁定暂停上市。根据深交所规定,上市公司被暂停上市后一年经营情况无法好转就将被强制退市。也就是说,如无意外,这位昔日创业板“一哥”将于2019年年报正式发布后被交易所强制退市。

从创业板“一哥”到如今濒临退市,匆匆十载,乐视网的境遇令人唏嘘。

300104_副本.png

2019年巨亏超百亿 乐视网或将强制退市

具体来看,根据其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乐视网在2019年实现营收4.9亿元,同比下滑69.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2.82亿元,上年同期亏损40.96亿元,下滑幅度高达175.46%。同时,乐视网表示,在报告期内,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贡献金额约为-98亿元,而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仅亏损14.82亿元。

谈及业绩亏损原因,乐视网表示,自2019年5月15日,公司发布《关于重大诉讼进展及重大风险提示的公告》,截至报告期末,公司违规对乐视体育担保案已经有乐视体育18方投资人对公司提起仲裁,其中15起仲裁案已经出具仲裁结果,其他3起仲裁案仍在审理过程中。已经出具结果的15起仲裁均为公司败诉,公司在充分评估未决仲裁结果,及未来潜在被诉的可能性后,基于审慎性考虑,计提乐视体育、乐视云案件负债约98亿余元。

乐视网表示,在未履行《公司法》、《公司章程》等法律法规规定的上市公司审批、审议、签署程序、上市公司未授权代理人签订合同背景下,时任管理层作为签订合同人超越代理人权限签订合同并给公司造成巨额经济损失,是导致公司2019年度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

同时,乐视网表示,业绩亏损,还因为在报告期内,公司品牌信誉持续受损,公司的广告业务收入、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相较去年同期持续下滑,此外,前期购置的影视版权等长期资产摊提成本逐年摊销,导致2019年公司营业总收入、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大幅下降。

另外,乐视网表示,报告期内,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权无法得到偿还,公司大量有息债务无法进行偿付且不断产生财务费用,进一步加大对亏损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创业板上市规则》13.4.1规定,,因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被深圳证券交易所暂停上市后,出现下列情形之一的,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决定终止其股票上市交易:

1)、未能在法定披露期限内披露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报告;

2)、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或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负值;

3)、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

4)、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

5)、未能在首个年度报告披露后的五个交易日内提出恢复上市申请;

6)、恢复上市申请未被受理或恢复上市申请未被审核同意;

7)、公司最近三十六个月内累计受到本所三次公开谴责;

8)、公司被依法强制解散或被法院宣告公司破产。

如今看来,乐视网2019年净利润亏损超百亿,已经触及了上述规定中的“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或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负值”、“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等多项终止上市条件。

也就是说,在2019年年报正式发布之后,乐视网或将面临被深交所强制退市的结局。

从低谷到巅峰大半年时间股价上涨超六倍

如果将乐视网如今悲惨的境况,与其初登资本市场的无限风光做对比,实在很难不让人唏嘘。

早在五年前,乐视网的股价经历了从低谷到巅峰,短短大半年的时间,股价上涨超六倍,其上涨速度让资本市场为之震撼。

2014年10月到2015年年中,是A股新一轮的牛市,上证指数从2014年10月27日的2279点,一直上升至2015年6月12日的5178点,涨幅高达127%;而同期创业板的涨幅也超过了180%。

在这段时间里,乐视网也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代”。

实际上,在“黄金时代”来临之前,由于广电总局的“净网行动”,加之董事长贾跃亭出国开拓国际市场,乐视网股价一度出现震荡,更是在2014年10月底停牌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而从2014年年底,乐视网股价开始疯涨,从2014年12月23日低谷时的6.37元/股(前复权价,下同),上涨至2015年5月13日的最高点44.72元/股,上涨幅度高达602%。在贾跃亭带领下,乐视网一路飙升,跻身成为当时人气最高的创业板“一哥”。

而乐视网这样的涨势,一方面是随着贾跃亭的回归,乐视网的股价开始释放2014年利空消息的抑制,而机构投资者和银行因为贾跃亭的归来,开始逐渐恢复对乐视的信用评级,在融资能力和稳定性方面为资本市场注入信心。

而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乐视业务增长和新业务发展的预期。在当时,超级电视是乐视网最核心的收入来源,而根据乐视官网数据显示,2015年官方预计将售出400万台超级电视,营收政府也将超过130%。在当时,“超级电视”成为了互联网电视的代名词,乐视以不足整个电视行业5%的市场份额,成为了整个电视行业所恐惧的“怪兽”。

另外,乐视网还通过公告和发布会形式表示,未来将进军手机业务和汽车业务方面的计划,这些新业务在当时也进一步拉升了投资者对乐视网的成长预期。

股价狂飙市场出现微弱的质疑

尽管乐视网股价一路狂飙,但在当时,其实已经有人开始质疑乐视网的发展模式了。

2015年6月,捅破“蓝田股份造假”秘密的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也就是董明珠的“闺蜜”,发布了《乐视分析报告》。

刘姝威通过分析乐视网的董事会成员结构、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构成以及乐视的生态圈,认为乐视网的“烧钱”模式难以持续,乐视网不务正业,“故事”和“概念”的“想象空间”很难变成现实。

刘姝威表示,“乐视网的投资者们愿意为乐视网‘烧钱’继续提供资金吗?在国内外,被‘烧钱’模式烧死的公司已经不少了?!?/p>

不过,当时业内对于刘姝威的说法并不赞同,认为其对乐视盈利模式的质疑属于老生常谈。手机联盟秘书长王艳辉更是表示,虽然烧钱的公司死了不少,但是活着的更多,目前在资本界,支持烧钱模式的声势远远大于传统的企业运营模式。

作为最早登陆A股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彼时的乐视网贴着“创新型企业”的标签,不管是从财务报表还是市场表现来看,成绩非常亮眼,而且乐视网不断发布的利好消息,也让投资者们对其信心百倍。尤其是在股价飙升的同时,乐视网发布的2015年年中报表,更是为投资者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因为根据当时中报显示,乐视网2015年上半年营收44.61亿元,同比增长51.79%,而净利润更是增长近七成,达到2.55亿元。

另外,尽管市场在当时已经开始对乐视网资金链存在质疑,但由于乐视网一次一次交出“劲爆”的成绩单,在其所构建的“内容+应用+平台+终端”生态中,建立起IP开发、渠道整合、内容分发、会员运营、云视频与大数据等全产业链。同时,乐视网强大的融资能力,使得乐视网扩张弹药充足。

的确,在当时,乐视的整个生态系统尚处于成长阶段,更为烧钱的乐视汽车等子系统还只是构想。对于当时的资本市场而言,本身发展势态极好的乐视网,如何背靠整个集团生态,与乐视体育、乐视超级电视、乐视超级手机、乐视超级汽车以及尚未亮相的互联网金融等子系统产生化学反应,是大家非常期待和关注的事情。

乐视爆出资金链紧张 券商还在不断给与“增持”评级

直到2016年11月,乐视网手机、乐视汽车相继爆出资金链紧张、拖欠供应商货款等问题,乐视股价开始暴跌。据了解,在最初的4个月事件里,乐视网股价下跌超过30%。

后来,随着贾跃亭发内部信,承认乐视LeEco烧钱扩张太快,以及战略合作伙伴法拉第未来不断被曝出因拖欠工资而停工等消息,乐视网股价开始震荡下行。

尤其是2016年12月6日,有媒体报道称,乐视体育决定整体裁员20%,其中智能硬件部门的裁员幅度将达到50%。该消息传出,导致乐视网股价在收盘前半个小时突然开始下跌,几乎触及跌停。

有媒体称,乐视网的股价已经跌破贾跃亭的质押平仓线。随后第二天,乐视网开启紧急停牌模式,并透露将筹划重大事项,预计涉及产业资源整合。

尽管问题不断,但当时仍有不少投资者对于乐视网抱有希望,认为贾跃亭总会找到办法,来挽救乐视网?;?,包括券商研报。

实际上,自乐视网上市以来,券商研报的大力吹捧使得其估值不断被推高,尤其是在乐视网开始爆发资金链?;?,仍有不少券商分析师通过研报在予以“增持”评级,导致乐视网的泡沫也越来越大。

其中,2016年11月29日,在资金链问题愈演愈烈的时候,财通证券发布研报表示,乐视网始终坚持“平台+内容+终端+应用”打通的生态模式,2016年硬件的出货量有望在电视端达到1000万台。不考虑乐视影业的收购和配套融资情况,预计公司2016-2018年EPS分别为0.38、0.49、0.66,对应PE分别为125倍、96倍、72倍,维持公司“买入”评级。

还比如海通证券。2017年4月,海通证券对乐视网2016年年报进行点评,表示“公司将从链条生态化进化至节点生态化,从而达到规模和力量的协同效应,全面开启全球化进程。我们预计2017/2018公司归母净利润为10.44亿元、17.22亿元,增持评级?!?/p>

融创“上位”难解困局 孙宏斌担任董事长不足8个月就辞职

而券商所等待的所谓转折,出现在2017年1月。当时乐视网表示拟通过股权转让、增资扩股等多种方式,引入包括融创在内的多家战略投资者,获得168亿元的巨额投资。其中,乐视网及其控股子公司合计将获得资金约71亿元。

尽管融资成功,但乐视本身的问题并未得到改善。2017年6月,贾跃亭在股东大会上坦承,自乐视爆发资金链风波以来,非上市体系的资金问题远比想象中的严重。随后,贾跃亭及妻子甘薇名下超过12亿元的银行存款被银行冻结,贾跃亭本人及其控制的乐视控股所持有的乐视网99.06%的股份也被司法冻结。

同年7月,孙宏斌正式接棒,成为乐视网新的董事长,之后又将乐视网更名为“新乐视”,意欲重振旗鼓,对乐视网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不过,尴尬的是,贾跃亭手上的股权几乎全部为冻结状态,这也使得如今乐视网的股权结构无法轻易被变动。

2018年3月,上任乐视网董事长不足8个月,孙宏斌宣布辞职,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后来,乐视网董事长,由融创的“元老”刘淑青担任。

而乐视网的股价,也在停牌262天后的2018年1月24日复牌,连续遭遇11个跌停,股价也从原本的两位数变为了个位数。后来,2019年5月,乐视网因2018年年报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被裁定暂停上市,至今仍未复牌。

“85后”小伙刘延峰上任董事长乐视网?;⑽唇獬?/strong>

2019年5月,刘淑青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董事等职务,随后乐视网火速选举出新的董事长刘延峰。这位董事长为“85后”,表现得相当低调,在担任乐视网董事长之前并无太多关于他的公开消息

尴尬的是,这位董事长上台之后,乐视网的境况并没有太多的改善。不过,乐视网情况未得改善,主要还是与贾跃亭有关。

比如乐视网在谈及退市风险时表示,自2016年以来,公司通过向贾跃亭先生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去年9月30日,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达到约19.75亿元。

而截至目前,上市公司与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问题处理陷于停滞状态,公司面对诸多历史问题无法得到有效解决,同时面临因现金流极度紧张引发大量债务违约,进而被动应对诸多诉讼和无法短期内执行的判决,上述问题直接关系到公司未来生存和发展。

另外,乐视网也表示,公司面对诸多历史问题无法得到有效、及时解决,同时面临因现金流极度紧张引发大量债务违约,进而被动应对诸多诉讼和无法短期内执行的判决,公司金融和市场信用跌入谷底,业务开展遭受重重阻碍。

那么,乐视网面临的最终结局是如何?等到2019年年报正式披露后,或许就见分晓了。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张蜀君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